杜坤维:拯救股市不能靠外资万亿元外资抄底太夸张

西安美酷奇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9-02-01

  A股走势低迷,国内投资者入市意愿很淡,而市场亟待增量资金入市,因此市场对外资入市就寄予厚望,某些专家希望通过外资入市带动慢牛,推动国内投资者进场,实现良性循环,愿望很好,但会不会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文章梳理了几个资金来源,首先是QFII与RQFII。1月1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消息称,为满足境外投资者扩大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需求,经国务院批准,QFII总额度由1500亿美元增加至3000亿美元。

  1500亿美元QFII额度增加,相当于近万亿元人民币增量资金可以进入股市,消息公布当天,就有很多自媒体和专家惊呼万亿外资来抄底,甚至有人扬言别让外资再次抄了底,并强调慢牛即将开启,这只是理论上的增量资金,但进入股市未必有那么多。

  截至2018年12月29日,共有287家境外投资者获得QFII资格,已获批投资额度合计为1010.56亿美元。相当于原有批准额度1500亿美元的70%左右,可见原有QFII额度还没有用完,增加再度的额度也未必有机构申请使用,因此别说增加1500亿美元额度,就是增加3000亿美元额度,也未必会给市场带来万亿元的增量资金进场,因此市场期待的万亿元外资抄底更多的是一种标题党或者就是一厢情愿,不是很客观的一种计算。

  据百家号,QFII在2018年第二季度投资股票的市值为1421.71亿元人民币,比第一季度减少15.95亿元,减少幅度为1.11%。若剔除因限售股解禁的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QFII的2018年第二季度持股市值为1061.64亿元,比第一季度增加4.13亿元,增加幅度为0.39%,为历史最高水平。据新浪网截至三季度末,QFII持仓的股票共计280只,合计持仓市值达到1380.11亿元,要比二季度少41.6亿元。由于数据统计资料不全,笔者无法知晓是QFII减仓导致持股市值减少,还是因为股价下跌导致持仓市值减少,但是市值是的确在减少的,如果QFII十分看好后市,即使股价下跌市值减少,只要大胆抄底,市值还是有可能增加的,说明QFII抄底并不积极,所谓外资抄底一说并不客观。

  可见即使获批额度的QFII投资重点并不是A股市场,而是债券市场或其他低风险市场,投资A股资金仅仅占比可投资资金的15.4%,要说外资极度看好A股未必十分准确。2003年7月9日瑞银投资银行买进宝钢股份、上港集箱、外运发展、中兴通讯四家公司,经过15年发展,QFII也仅仅持有1061.64亿元股票,平均下来每年增仓不到10亿元,怎么19年就可以增持万亿元股票呢,这脚步是不是迈的有点大,想象力是不是有点大。

  因此有关方面批准1500亿元QFII总额度,这是一个额度增加,而不是投资A股的资金就增加万亿元,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千万不能混淆了,混淆了就容易成为忽悠,因此能给市场带来多少增量资金是一个很难以测算的数据,但是非常确定的是带来万亿元增量资金抄底忽悠成分是较多的。

  该媒体认为MSCI在去年声称,今年将把中国内地股票在其全球基准指数中的权重由5%提高至20%,并在2019年5月的半年度指数评审和2019年8月的季度指数评审分两阶段实施,每一阶段的纳入因子提升7.5%。此举可能会给A股带来逾800亿美元增量资金。今年9月6日,标普道琼斯将继去年底之后再次公布A股具体标的调整名单,纳入结果将于9月23日正式生效。业界预计,此举带来的增量资金也将在100亿美元左右。

  MSCI指数基金提高内地股票权重带来的800亿元增量资金是包含主动和被动配置资金的,这是需要特别澄清的,被动配置资金是必须配置的,而主动配置资金是可以根据需要来配置的,并不是说800亿美元资金就必须无条件配置A股股票,而且主动配置资金是被动配置资金的好几倍,目前国际市场跟踪MSCI指数的基金大约是13.9万亿美元,其中15-20%是被动配置资金,其余是主动配置资金。

  800亿美元被动配置资金大约是120-160亿美元属于被动配置资金,因此即使纳入因子提高7.5%,按照6.8汇率计算,确定性增量资金只不过是816-1088亿元人民币,至于主动配置资金是不是配置A股,要看A股走势和赚钱效应,没有赚钱效应,是不会配置A股的,就像QFII一样,尽管额度很多,但配置A股资金很少。

  QFII和跟踪MSCI指数基金同属于国际成熟市场资金,投资风格大概率是大同小异,也就是说跟踪MSCI指数基金与QFII投资理念差不多,那么主动配置A股资金的数目也不会很大。可靠的只不过是占总资金的15%的被动配置资金而已也就是120亿美元,相当于1088亿元人民币。

  18年北上资金流进A股还是较为积极的,但是可能抄底没有很成功,19年就目前看,流进力度还是蛮大的,13个交易日累计净流入341.32亿元,目前市场位于底部不排除部分资金抄底博弈政策的利好,但是随着指数反弹,北上资金流进力度不可能持续目前状态,但可能不会逊色于18年,如果维持18年力度,那么也就是3000亿元,但笔者担忧的是一旦实施北上资金实名制,可能部分借助沪股通和港股通的资金将会露出原型,到时候是不是有那么多资金存在未知数。

  不说远的,就说近的,导致15年杠杆牛改革牛彻底失败,沪深两市出现非理性波动,上证综指从5178.70点回调,沪市最低跌到2440点,创业板跌破1200点,引发了股权质押风险暴露,尽管各方高调喊话救市,但效果并不佳,走势依然低迷震荡,国内投资者入市意愿并不强,表现在成交依然较为低迷,沪市单边跌破1000亿元也不是一次两次,市场开始炒作外资抄底慢牛一说。各种媒体给大家描绘一幅外资入市蓝图,希望以此提振市场,走出慢牛。

  因此股市赚钱效应是吸引国内外资金的关键,如何才会有赚钱效应,那就是摘掉资本市场头上圈钱市的帽子,还市场一个财富管理的本色,一个市场总是被投资者质疑为圈钱市,把自己无奈称之为待割的韭菜,这样的市场是很难吸引场外资金进场的,最近吴晓求一个观点笔者深感赞同,有人说资本市场是融资的地方,这就很糟糕了。我们在一开始的确把资本市场作为融资的场所,它是传统金融融资的逻辑场外延伸,机构外的延伸。正是因为这种理解,所以我们在很多规则上就会为融资者、企业服务,投资者的利益永远放在次要位置。其实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是财富管理。

  股市只有成为财富管理场所,才可能实现投融资双赢,投融资双赢,那就是IPO要兼顾市场投资功能,IPO节奏和融资数量必须得到投资者的认可,而不能失去一个底线,总是遭遇市场投资者的抵触情绪,市场化改革大方向是很正确的,但市场化改革不代表IPO可以任性为之,成为IPO大扩容的代名词。

  另外面对市场铺天盖地的大比例、清仓减持行为也需要进一步约束,不能总是出现股东减持几亿元、十几亿元甚至百亿元跑路,接着就是上市公司经营一团糟的事情发生,要让大股东利益与上市公司的经营好坏绑在一起,公司经营好,大股东可以获得更多财富,而不是利用自己低廉持股成本,在市场捞一把实现自己财务自由溜走,留一地鸡毛给二级市场,这与市场的三公原则是完全背离的,也是与股市支持实体经南辕北辙的。

  只有股市制度不断改革不断完善,成为一个财富增值的场所,而不是社会财富的绞杀机,就可以应验一句老话,种好梧桐树何愁金凤凰,国内外投资者自然会慕名而来,股市就会成为一个资金蓄水池而欣欣向荣,也就不需要某些专家总是希望外资来救市,毕竟我们居民存款高达70万余亿元,只要2%进场就可以抵得上虚无缥缈的万亿元外资了,我们金融市场不缺钱,只不过是股市看着充沛流动性渴死而已。